以及小沛东同学的家长
来源:未知 点击: 发布时间:2020-03-25 01:54

  13日19时许,记者得到一个噩耗,罗昱沛东最终没有战胜病魔,离开了这个世界。20时34分,孩子被送往殡仪馆。

  13日9时30分许,记者再次来到了吉林大学第一医院三号楼12楼,在休息大厅中,记者看见了郭晓燕的朋友,以及小沛东同学的家长。他们是小沛东家人的精神支柱。

  在医院,记者得知在9时左右,郭晓燕从监护病房中走出,称孩子发烧了,让一名记者帮助买退热栓,记者买完送进监护病房,11时左右,郭晓燕向大家报了平安,孩子的烧退了。但是,就在当日近19时,记者得到噩耗,小沛东不幸离开了这个世界。据了解,16时,小沛东已脑死亡,并一直伴有内出血,近19时,小沛东父母决定放弃治疗,孩子呼吸机被拔除,小沛东离开了这个世界。20时34分,孩子被送往殡仪馆。

  12时20分左右,大厅中走来了6名身穿校服的孩子,他们的身边还跟着家长,他们都是小沛东的小学同学。“本来我们是不想让他们来的,因为来了也见不到监护病房中的小沛东,但是孩子们感情深啊,说见不到也行,就是想让小沛东感受到他们来过。”一位女士对记者说。随后,6名同学来到了监护病房门口,按了一下门铃,表明来意,等待郭晓燕的出现。等待时,孩子们犯起了嘀咕,“我们谁第一个说?”“我们谁来安慰一下郭姨?”“我们怎么给沛东鼓劲?”郭晓燕从门内走出,搂住了孩子们的肩膀。

  “阿姨,沛东现在是怎么了?是不是要做手术啊?”一名男生首先发问。“沛东现在一直在昏迷,他是在手术前害怕了。”郭晓燕对孩子们轻声说道。“那他什么时候能和我们一起玩啊?”孩子们又问,郭晓燕说,“那就让我们一起把他叫醒吧!”说着,郭晓燕拿出了自己的手机,让每个孩子讲了一句想对小沛东说的话。“我是李航伟,沛东,你要加油!”“我是梁钟允,我们在外边等你出来!”……6名孩子说完后,郭晓燕还把小沛东在监护病房中的一段视频拿给孩子们看,视频中,小沛东依然处于昏迷状态,嘴里插着管。

  与孩子们交谈了5分钟左右,郭晓燕表示感谢,回到了监护病房,说要把孩子们的声音一遍一遍地放给小沛东听。孩子们也说道:“他会听到我们的声音。”

  11时许,监护病房的电子大门突然打开,郭晓燕的身影走了出来,记者立刻走上前去,只见她和一位女子拥到了一起。原来,这位与郭晓燕抱在一起的女子是郭晓燕的老邻居,姓周,两人是干姐妹。

  “我和她认识20多年了,关系一直特别的好,孩子生病的事情她几乎没有跟任何人说,我也是前几天看电视,才了解到的情况。说起小沛东,他是一个特别懂事,特别乖巧聪明的孩子。小时候,他最愿意来我家了,有时他爸妈走了,他还在家和我爱人玩。我还记得,他最爱我吃我做的饭了,特别是包子。”周女士说。

  在来看小沛东的同学中,有个戴眼镜的男生,他叫于沛涵,在他的印象中,小沛东特别爱奉献,特别宽容。

  “我们都特别喜欢打篮球,那次我们在一起打篮球后,都非常口渴,小沛东就跑到了食杂店,买了5瓶水,后来有同学闹着玩,拿走了4瓶水,结果我没有喝到水,沛东在我身边,看见我没有水喝,啥都没说,用力拧开了瓶盖,送到我手中,让我喝。当时我就感觉沛东太讲究,太仗义了。”于沛涵讲。

  小沛东的同学侯政同还告诉记者,小沛东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非常仗义,只要有外人要欺负他们班级的同学,他都会第一个出去阻止。

  同时,记者还了解到,小沛东还曾参加过多次的公益活动,为很多需要帮助的人贡献过力量。

  在孩子们为小沛东录音的时候,一名叫李欣芮的女同学说的和其他人都不一样,她说,“沛东,你还记得万达那家的‘龟汤’吗?等你好了,我们还去喝!”

  听到她的话后,记者心中有了疑惑,这“龟汤”到底是什么呢?带着这个疑惑,记者也询问了李欣芮同学,她向记者讲述了“龟汤”的来历。

  李欣芮说:“那会儿好像是我们小学高年级,那天我们去万达上边的一家日本料理店吃饭,因为我们之前没有去过,坐到饭店里看见桌子上有个小碗,里边还有水,我当时口渴,就喝了一口,他们看我喝了也都喝了,突然有人说,这个是洗手用的,我们都顿时感觉特别难喝,都吐了出来,可是小沛东却幽默地说,还行啊!说完他也把水吐了出来。当时把我们全都逗笑了。后来因为那个碗很像乌龟壳,我们就都叫它‘龟汤’了。”

  李欣芮表示,如果小沛东能够醒过来,她还要再跟小沛东还有同学们去喝那个“龟汤”。

  同日,记者还向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胆胰外科的孙晓东医生咨询了有关暴发性肝脏衰竭的病因和治疗手段等问题,孙医生告诉记者,暴发性肝脏衰竭的病因多样,预防比较困难。

  “暴发性肝脏衰竭的病因可能是丙、乙肝暴发、代谢性疾病,它发病特别急,通常我们都会对其进行内科药物或人工肝治疗,通过一些医疗手段代替其肝脏的功能,如果病情几天内没有好转,就要对其进行移植手术,但是最好要找到匹配的肝脏。”孙医生讲。

  记者又问到最近为何患暴发性肝衰的人那么多,而且还有那么多较小的孩子,孙医生回应道,目前只是人们对这个病的关注度多了一些,其实这个病一直都有,没有什么明显的患病人数的增加,得这个病的人也是各个年龄段都有的。

  “目前,要预防、避免这个病还是很难的,但是我希望呼吁一下人们,捐献器官可以救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就拿肝脏而言,对于一个肝衰的患者,要找到一个匹配的肝脏非常难,他不光要血型匹配,大小也要相似,所以说,器官捐献者增多,选择的范围就会增大,就可能有更多的人获得生的希望。”孙医生对记者说。

  网友“粉墨梳妆”:生命真的很脆弱,愿他在天堂安好,希望家里人振作起来,加油。

  网友“520同志亦凡人”:此事已经关注了两天,也转发了朋友圈,可是一切还是没有挽留住沛东的生命,希望他一路走好,愿天堂里没有病痛的折磨。